“2009 超越.无限”是NIDays09的主题词,我将它的后面加入了一个副标题——生命篇,就算是2009的年终总结吧!
      人总是到了生死关头才认真、仔细的审视自己的一生的得失和善恶,我就是如此。尽管现代科学技术很发达,做一个心脏支架手术并非有很大的生命危险,但是当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情时,还是不由自主地想到了“死”,因为毕竟是做得是心脏手术。况且在我入院的前一天,一个老太太在做完支架手术后不到24小时就死了(当然并非一定与手术有关),家属当然对这样的结果很不满意,大闹医院。
      我们电子工程师在实验中不慎烧坏了一个集成电路可以随手换掉,丢得远远的,没有任何困苦仅仅是麻烦一些。那些医生可就不同了,他们面对的是人的宝贵生命,稍有不慎都会对病人及其家属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。但是,他们也是技术工作者,也是人,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要求他们就绝对不犯错误。
      在手术的前一天晚上,我用非正式的口吻及很轻松的方式与妻子、儿子谈到:这个的手术很简单,也就是十几分钟的事,做手术的又是科主任技术很精悍,请他们不要但心不会出任何问题。同时我也表明,大家都是搞技术的没有任何人愿意看到不幸的事情发生,只要人家是尽心尽责,即便是出了问题也千万不要指责任何医务人员。
      后来手术的确遇到了点麻烦,但是都在医生的掌控之中,最终还是成功的完成了手术。
      谈到我的病还得从几年前说起。

      大概是在2003年前后,我的心脏偶尔会出现“早搏”的现象,就是心跳有时会有偶尔偷停的现象,做心电图检查说是“房早”(我记不清是“房早”还是“室早”)。处理结果一般是吃药,还有一次住院两天打点滴。
      到了2005年前后,这种现象出现的几率增加,几乎是心跳4次就会丢失一次,相当于供血量仅为75%。但休息一会就会慢慢恢复到正常状态,这并没有引起我的重视。
      到了2007年以后,
“早搏”的现象频繁出现,一般都发生在吃饱饭或剧烈活动之后。到医院检查又给不出好的治疗方案,只能是住院点滴。
      可是到了2008年年底和2009年的年初,事情发展到快走几步就会出现心绞痛的现象,休息一会就会缓解。没办法,于2009年3月12日住院检查。
      CT没有检查出什么结果、心电图在不犯病的时候T波略有改变。
      64排CT的检查结果是:前降支重度堵塞,还有一根血管看不清。
      医生建议:做心脏造影术检查(费用近五千)。
      此时经过半个月的点滴,走路已经不出现心绞痛的现象,我自己感觉可以了,加之爸爸、妈妈要从三亚回来,我不想让他们到医院来看我,所以拒绝了医生的建议,准备在点滴几天后出院。
      其实,是我们不懂医学知识,点滴几天后血管被扩张,人自然感觉很好,但是这是治标没治本。由于医患之间有一种相互不信任之感(主要是我们不相信医生),总认为检查就是花钱,不花够钱医生是不会让出院的。

     后来经过与其他医生的交谈,慢慢的开始能够接受医生的建议,准备做心脏造影术检查。其实,我们都是科技工作者,首先要相信的是科学,没有现代科学手段的支撑,医生也没办法作出结论。
      由于
做心脏造影术检查的费用很大,所以必须同时做好需要作支架的准备(钱),我准备在3月23号做心脏造影手术。通常是心脏造影术检查发现血管堵塞75%以上才会建议患者作心脏支架手术,要做就必须马上进行。如果不需要做医生是不会给你做的,因为即便是做了也看不出好的效果。

      手术不很复杂,裸体进入手术室,护士会给你做全身的消毒,3月份的哈尔滨还是很冷的,手术室内温度不高,冰冷的消毒液涂抹在身上还会瑟瑟发抖。
      在右手腕上进行局部麻醉没有痛感,意识还是完全清醒的。造影检查在十分钟内完成,我询问护士检查的结果怎么样,她说:没问题,一切都很好,不用作支架。此时,我内心感到十分庆幸,轻松无比。不一会,我发现手术台旁所有的医护人员都不见了,只有观察室里有医生在交谈。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大约过了十几分钟,还是没有任何变化,我估计出问题了!不会是像我想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 果然,几分钟,大家又回到手术台前,医生告诉我:前降支重度堵塞达99%,必须作支架,已经与家属沟通完毕,马上进行手术,手术预计15-20分钟完成。
     事后我才得知,当我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的那二十分钟,是医生在向家属告之病情,同意做手术需要签字,不同意做也要签字。同时,同意做手术还必须交3.5万元费用,医生看到费用到帐通知才可以做手术。儿子当然同意做手术(医生仅与儿子交谈)并要求用最好的支架材料。,所以从交谈到钱入帐需要20多分钟。
     事后儿子告诉我,他看了我的造影结果,心脏跳动三下才可以看到一丝血流过,支架后血如泉涌。

      手术在紧张的进行,大约过了近40分钟,只听到医生一个劲地说没支起来,前后换了几个不同口径的支架,在医生的不懈努力下,手术终于成功!共耗时近50分钟。
      在我即将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,一个医生告诉我很庆幸,他们差点要放弃这个手术,准备在大腿上从新作,如果大腿上还不成功的话,将做搭桥手术。幸好那个医生很执着,手术才得以成功。问题出在血管内壁有一个劈裂的破片,像这样的病人在100个中仅能遇到几个。
      半个月后,出院了,现在感觉很好!再也没有出现早搏和心绞痛的现象。

      相信科学,相信医学科技工作者,每个人都尽职尽责,社会必定是和谐的!
Picture
 





Leave a Reply.


Google Analytics